蝉声正噪

薛晓丨Rinch丨猫武士
我的圈名叫Tiga,一个低产文手,玻璃心不定期病发&拖延症晚期患者。
目前这儿有变成私人博的趋势(。)
感谢你光顾这么一个冷冷清清的地方。

砚砚的薛晓向来擅长给人新的惊喜❤

嗷地一声叫出来!现在在公交车上,旁边站着一个很好看的小姐姐啊真的很好看啊!站得实在太近了而且偷拍不道德所以不放照片了,但也是我们学校的吧,戴着一顶上面写着“HOPE”英文字母的白帽子,背着紫色的书包,身上穿着的外套应该是班服吧?小姐姐个子比我矮一点人长得白白净净的,笑起来超好看嗷!!!一定要做比喻的话是像小鹿吧,是像小鹿一样的女孩子!!脸颊有点尖尖的眼神也很清亮很人畜无害,就Bambi eyes的那种感觉!?就很像公园里好奇看人的小鹿啊!!

(PS:开始写这条lo的时候确实是在公交车上,现在已经下车了。小姐姐在我前一站下的。可能是我没出息了一点,不过真的好激动啊😂😂)

每次我看到老师把我的作业卷拿过去批改都会在心里默念:“他下一句肯定要说:'你做得不好!'”

重新读了一遍鸟太太的贱虫文《家庭问题》,嗷地一声再一次被萌惨了!这篇文讲得是二位哥哥知道贱虫(RR贱/荷兰虫)在一起之后尽管都十分崩溃但最后还是克制地提出“有机会邀请他来家里吃饭吧”的妥协的心路历程,以及结尾还有一点小情侣的恩恩爱爱。啊真的是太甜了太可爱了,各种妙到不行的比喻句差点让我笑晕过去。顺便我读完之后真的超级羡慕Tom弟弟了!因为他有一个Andy那样的哥哥呜呜呜呜!!!一个像Andy那样个性温柔、长着一双小鹿眼睛身材又超级火辣的哥哥,我在读完那篇文之后开始强烈地渴求我也能拥有这样一个哥哥了!!呜呜呜呜呜,不仅希望Andy能是我哥哥还迫切地希望他能快点宠坏我……😭😭😭

鸽鸽确实是超可爱了!mua一大口!

是我写的同人了👌

唉有个画手太太我可喜欢了,产双鬼粮的,画风倍儿好看!可惜了,可惜,人家站的是策轩,而我站轩策——!(嚎啕大哭)

我真是太爱二少了操!她真的算我初中组建的那个身边人的小圈子里地位最稳固的一个了。虽然平时大家忙起来也都是一年半载的没多联系,但她和其他人不一样,有的人是你就算有心叙旧——毕竟当年都是关系那么好的朋友——也说不上几句,语气句意都淡淡的。噫,毕竟现在的生活圈子之后的经历什么的都不一样了,再想就现在的着脚点往回看找出点什么联系也不是容易事了。不过那都不会是二少,就算你和她不是有心叙旧,心血来潮地因为点什么事情去敲她,或者她心血来潮来敲你(比如说给你安利点什么东西、一个两个帅哥等等),话题永远是投机的。我他妈这辈子就没遇到过默契度这么高的朋友,说得肉麻一点简直像是灵魂伴侣了。是的,话题永远投机,你们俩之间的话简直就像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水一样在滋滋不停地往外流淌喷涌,微信的对话框已经快被撑爆了,就像她说的我们仿佛是在“写小作文”一样。
用一个很色情的比喻——之所以不把这件和我的真实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发在朋友圈而是这里,就是因为我不能让她看到这个比喻。就算二少已经在尽力想摆脱她的“老干部”人设了,但是不行,这个比喻还是色情到一种对她来说会觉得危险、所以我必须避其眼目的地步——我和她简直像是一对相性程度无比高的小情侣。哪怕动不动就分离个三月半载的,但只要一回到彼此身边,马上就能如胶似漆地黏到一起然后如火如荼地滚上床,拉动一场天雷勾动地火的甜蜜大戏。
所以,我是真的爱二少(捧心)火象和火象碰在一起的结果大概就是这样,双方都感到无比的爽快、无比的酣畅淋漓吧!

烂大街书单举例

原lo评论有干货

栗子不逢时:


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1984,挪威的森林,罗生门,人间失格,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解忧杂货店,白夜行,洛丽塔,杀死一只知更鸟。

@很多很多酸奶味的机智逗  @美景路88号
唔,既没有办法给您发私信也没有办法给您留评论——今天凌晨发的道歉lo艾特您了您似乎也没有看到——不能留评论这一点应该是您有意设置的,看来您真的被伤得比较重。对不起太太,我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并没有罔顾您看法只想自己有粮吃无所谓您家孩子会不会被抱走的意思,没有,绝对没有。我非常喜欢您和您的文,看到您对此感到伤心和寒心我也非常难受。
对不起,如果您看到我的解释能让心里好受一些,那我就再满足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