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声正噪

薛晓丨Rinch
我的圈名叫Tiga,一个低产文手,玻璃心不定期病发&拖延症晚期患者。
目前这儿有变成私人博的趋势(。)
感谢你光顾这么一个冷冷清清的地方。

物极必反。
这段时间打抄袭打得轰轰烈烈,打到现在什么阿猫阿狗跳梁小丑都出来插一脚了。醒醒,唐蛆抄袭不代表全天下写文的都抄袭,您有时间去做那几个不伦不类的、重叠部分少到您自己都不嫌磕碜的可笑的调色盘,不如先把您的暑假作业写完???
不要绷着一副自以为正义、饱含“你们骂别人家大大骂得起劲,轮到自家大大怎么就无脑护了?”气息的嘴脸出来秀您那点无知的优越感了,我家大大真没抄袭,护她我义正辞严。

呜——还有会有那种嫉妒的感觉,看到我喜欢的太太在微博上点评了某篇她喜欢的文,并用语气强烈的文字表达了她对这篇文的看法,心里会涌起一股失落感,会想:啊呀,这篇文怎么就不是我写的呢?

啊!!!!!!!!!!!我爱慢慢!!!!!!这个慢是天使吧呜呜呜呜呜!!!!!!【放声大哭】

菜刀笑馄饨:

给我蝉的河图🙆🏻16岁生日快乐=v=  @蝉声正噪 

嗨——
时间过得真快啊,你这家伙一眨眼也十六岁了。
以前一直以为十六岁就很大了,现在却还是想让别人当你是小孩,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自己也觉得自己老咯。
这一年里你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长进,一如去年的怠惰、懒散、不思进取、自我厌恶又逃避改变、懒于付出,对这样的自己你满意吗?你喜欢这样的你自己吗?呕,你不喜欢,希望新的一年你能去多做一些能让以后的自己喜欢并爱上现在的自己的事情。
比如现在放下手机,去写作业,去多做几道关于怎么证明运动余弦定理和正弦定理的题,少惹妈妈生气,少管她要钱,少和她顶嘴。
你可能不想当一个乖孩子,但你需要当一个乖孩子。
长久以来你的血管里流动着渴望桀骜不驯、渴望与众不同的血液,可现实是你却早已习惯循规蹈矩——按照现行的规则来,你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可大的价值观铸就在普世的"地基"之上。你告诉自己最多的是:因为这些都是对的,是合适的,是有道理的。叛逆也要为了有意义的事情叛逆,发声要为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发声,挺身而出是为弱势者挺身而出,为了叛逆而叛逆、为了唱反调而唱反调,没有任何意义,太幼稚了,像个小学生。
你讨厌幼稚鬼,你讨厌做没意义的事情,你讨厌浪费时间——尽管很多时候你都在做着"浪费时间"的事情,你也通常会为此心怀愧疚。
或许吧,当个乖孩子也没什么不好。
稍微值得安慰的一点是,你身边可靠的朋友增多了,原先你认定为人可靠但和你关系一般的人现在也成为你的朋友了。唔,这么说来,你还有点小小的了不起呢。
你越来越擅长站在别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了,这有助于提升你看待事情的客观性、全面性和透彻性,很多时候也有利于平缓你的怒气。
你对发泄怒气所带来的危害也认识得愈发深刻了,你开始克制自己不去发火,你已经了解发一次火会损耗自己身体里的多少精力,事后的恢复疗伤过程就像在重建一次大战后的废墟。
你开始越来越享受教导别人,也对聆听别人的教导表现得越来越耐心了。
你也越来越享受观察、揣摩和剖析他人的过程,无论是你身边的或是小说、影视剧里的,无论是你喜欢的或你讨厌的。你尝试逐渐去摸清每个人的优缺点,并喜欢让一切都有迹可循。
你开始学会如何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对这个并不熟练,但总有一天会的,因为你知道它很重要——关于如何平复自己的情绪。
你身上出现了很多看不见的变化,这些并不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只有少部分关心你的人,还有你自己。
你身上还出现了很多看得见的变化,比如你开始爱上奶茶了,你高一上学期一开口还很浓烈明显的京腔也随着和身边这群南方小姑娘的相处而渐渐磨没了。
但你好像并没有长高——DAMN IT!!!!!——你安慰地祈祷自己也并没有长胖——你从半年前开始就不清楚自己的体重是多少了。
14岁的你在她送你的生日礼物——一本《白夜行》——的扉页写下的豪言壮语是:希望自己能怀着无法磨灭的决心和勇气,要尽力去相信,哪怕长夜漫漫,也终究会有崭新的太阳自地平线那端升起。
今年的今天你已经16岁了,你还想对自己说什么?是祝自己初心不灭呢,还是更加温柔理性地看待世界呢,亦或是成为更敢于为理想赴汤蹈火的勇者呢?……
唔,你知道自己是太贪心了,这些美好的祝福,一样来一份如何?
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呀!

我才知道我生日这天居然是绿色情人节???摸头,一股滑稽的感觉扑面而来。想笑又笑不出来。

【猫武士/黑松】只是一个玩得有点大的拟人脑洞

某局子王牌特工BrambleX该局子局长家大小姐Squirrel的au
↑当初某鸽要求点梗的时候我随手点的,一直很想写但专业知识欠缺,撸个脑洞爽一发,顺便期待一下某鸽能不能撸出正文。(听说写完了脑洞就可以不用撸正文了嘿嘿嘿)
黑莓具体在哪个局子我也不清楚,一开始想的是CIA(美国中央情报局),但后来记起来《Warriors》的作者是英国人,那大概是个军情六处这样的地方,but这俩地儿我都不熟,硬编怕是要出糗,那就随便当它是个啥局子好了。
以上背景交代完毕。因为是脑洞所以都是胡说八道的,千万别当真。
黑莓他们一向是小组活动,成员不多但都很可靠——身手好,专业知识过硬,干活儿利索,嘴严,平时行为低调,无牵无挂(这个条件存疑)。是组织里最忠实的猎犬(这个比喻奇奇怪怪的),指哪儿打哪儿绝无二话。接的最多的任务是暗杀,这种拿钱不多但是完事儿快;也有保护任务,很磨神费力(因为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被保护人)但是报酬很可观。
他们的直系上司是局长火星,平时的活儿一般都是他下派然后钱也都到他那儿拿这样。
那一次接到的任务比较不同寻常,是保护任务——保护对象是局长的两位女儿。而且下达任务的不是火星——据说是更高一级的长官。以前黑莓他们没遇到过这种越级下达命令的情况,对方也没解释是怎么回事。但他们的要求是拿钱办事儿且嘴巴绝对要紧,不该问的不问,所以也就都默默收拾装备布置人手去果断干活儿了。
任务最特殊的一条是——要求贴身保护。
局长和局长夫人是间谍起家的,住宅隐蔽得要死,常年忙碌满世界飞,几个月也不见得能回家一次,家里就两位小姐留守。二位小姐不是间谍,都是正经读书的学生。不过因为爹妈那种身份,从小到大世面肯定是见了不少了,警惕性肯定比一般女孩儿高啊,也都很会保护自己。
他们先见到的是局长家的二小姐,二小姐人长相好脾气也好,说话都温温柔柔的,而且是学医的,手法还很不差,怎么说?活脱脱一白衣天使的感觉吧,给黑莓的印象那是相当不错。二小姐说大小姐得晚个半天功夫回家,黑莓一边擦枪一边心想两位姑娘要都是这样那这任务就好办了。
……后来大小姐回来了,黑莓默默地收回了"这任务会很好办"的想法。
大小姐个儿矮了点,但人长得还是蛮漂亮的,而且一看就比二小姐会来事儿,不,应该说会挑事儿。
前面说了,二位姑娘都很会保护自己,黑莓在任务跟踪报告里面默默把"都很会保护自己"划掉,大小姐何止是很会保护自己啊?她简直是超能打好吗?!
如果说叶池是一汪安静的深潭,那么松鼠飞就是一从肆意燃烧的火焰,没有人能框得住她。那一屋子特工和武器她看见当没看见一样,完全不care,该干嘛干嘛,该上哪儿玩上哪儿玩。黑莓一开始就和她们解释过并请她们理解:他们接到这个任务是有原因的,二位小姐很有可能已经陷入了某种危险的境地当中,还请她们最近多加保重,低调谨慎地行事。换言之就是最近请务必安分点儿吧不要搞事。叶池点头微笑表示理解,反正她本来就是那种安静温柔沉稳的人设,搞事是什么和小天使有关系吗?松鼠飞一甩头挑衅地看着他:凭什么你们执行任务要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你敢管我试试看?
黑莓深吸一口气按住额角那些跳出来的小十字,他是真忍不住想一枪托子把她敲晕了然后捆到床腿子上去。
先打个TBC,有灵感了继续搞。

不得不说三部曲的星族做事情越来越恶心了,先前二部曲的时候信誓旦旦地保证"不干涉猫的命运",到了三部曲又是骗松鼠飞说她不能怀孕让迫使她帮他们带孩子又是强迫松鸦爪去当巫医,呕👎👎👎

【薛晓】日常细节苏四题

配对:薛洋/晓星尘

分级:R(涉及到肉体描写)

注释/警告:现代AU!现代AU!

           未成年操作有,人物OOC有。语言描写偏少。

——

1.凹陷的锁骨处凝着的盈盈水光

场边的人群呼声雷动,尖叫、跺脚、鼓掌的声音时不时一阵接一阵地爆发出来。

薛洋已经逼近了对方篮下,他年轻矫健的小腿肌肉绷紧发力带起一个漂亮的转身跳投,修长的手臂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凌厉优美的弧线,哐当一声球进了。比赛结束。

场边鼓掌欢呼的声音比先前任何一次都更热烈,能听出来其中不少是女生发出来的。

薛洋转过身来,朝那些他认识或不认识的女孩子毫不避讳地抛了个飞吻——那效果你可想而知——躲过了朝他扑来的队友们那过度热情的拥抱——老天,他们身上可是一身黏黏的臭汗!——和笑骂声:“这小子能不能不这么骚?你以为你是谁啊?”

他避开——或者说忽视了——这些伴随着空气中的热浪一起向他袭来的全部,脚步不停地向场边一路小跑而去。

他只想找一个人给他递瓶水,也只需要一个人给他递瓶水。

晓星尘正坐在那儿看向他,薛洋很自然地向他伸出了手。

晓星尘把自己的水瓶递给了他。

薛洋径直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灌下去几大口,潮湿的水汽滋润了他燥热的肺。尚未被阳光蒸干的汗液自他从侧面看线条过度锐利的下颌流下,淌过颀长的脖颈,在他瘦削尖锐的锁骨中间的凹陷处聚集起来。一滴,两滴......很快汇集成了一方小小的湖泊。薛洋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将阳光拒之眼皮外的片刻宁静,而正在这些时刻当中、被他错失的世界里,晓星尘在盯着他,看得目不转睛。

水快被喝完了,薛洋把水瓶从唇边拿了下来递还给晓星尘,晓星尘伸手去接,但薛洋似乎中途改了主意,他突然发出一声快活的大叫——就像一只初次外出狩猎即满载而归的小豹子——把晓星尘的水瓶高高举过头顶,剩下的水被他通通浇到了自己头上。

那头深色的短发被浇了个透湿的样子可太糟糕了,连同少年被晒成蜜色的年轻肌肤和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一起,在夏日的骄阳下焕发出些许迷人的光彩。

晓星尘突兀地感到口渴,他飞快地将头扭到一边。在薛洋看不到的那个视角里,他悄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他无法向自己撒谎的是,在刚才注视着那个人的瞬间里,有一个想法飞快却清晰地自他心头掠过:

他怎么就不能被我据为己有呢?

 

2.出门前不小心翻上去的裤脚(年龄操作有,十九岁晓星尘&十六岁薛洋)

“那么”,薛洋喝光了杯中最后一口牛奶,并伸舌头把自己唇角周边那一圈也舔干净:“我走了哦?”

晓星尘点了点头。他看着薛洋从沙发上拎起书包,眨眼间就已经站到门口,炯炯有神的双眼攫住了他:“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晓星尘想了想:“家门钥匙带了吗?”

薛洋用右手小拇指勾住绑在书包带子上的那串钥匙,晃出了哗啦啦的声响。

晓星尘说:“那没什么了,你走吧。”薛洋“噢”了一声,转过身去要拧门把手,晓星尘突然出声道:“等等。”薛洋立刻站住,一动也不动。晓星尘走到他跟前,低下身帮他整理裤脚:“刚刚是翻上去的,你没注意到么?”

薛洋俯视着那个这会儿比他矮了很多的黑色脑袋,眨了眨眼睛,把那句“何必亲自动手,我自己来就可以”咽回了心里。

晓星尘站起身来——现在他又比薛洋高了——和少年对视的那一瞬间,还是没能忍住把手放到他头上轻轻揉了两下。

薛洋重重哼了两声,显然是对这种把他当成宠物狗或小孩子的行为表示不满,但他什么也没说。

门被人用力地打开,又很快被关上了。

晓星尘望着那扇门,少年那截细长白皙的脚踝和两块凶凶地向外凸出的踝骨依然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他轻轻叹了口气。

刚才是真想摸摸的。

 

3.蓬蓬的睡乱了的头发(成婚多年设定)

(顺便给大家安利我写到这里时听的BGM:钢琴曲《The truth that you leave》,一首很温柔的曲子。能唤起人对于秋日清晨从窗口倾泻进来的暖色阳光以及空气中漂浮着的熟透了的果香味的联想XD)

薛洋睁开眼,发现旁边的位置是空的。床被都还留有余温。今天是周末,他们不用去工作。他慢悠悠地起身下床,慢悠悠地晃到了厨房里。

晓星尘穿着一件浅灰色的棉布家居服,系着那条“可爱”到令人感到滑稽的天蓝色围裙。他背对着薛洋——漂亮的蝴蝶骨的轮廓从衣服下浅浅地透露出来——左手拿锅铲右手执锅柄,正在认真而仔细地煎两个蛋出来。

薛洋倚在门口,盯着这个已经被他喜欢很久的高个子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他走上前,轻车熟路地从背后揽住人腰,探头就要亲过去。

晓星尘轻车熟路地避开了他的脑袋:“刷牙没?没刷牙别挨我这么近。”

薛洋佯作委屈地扁扁嘴:“刷了,当然刷了。”他抬手呼噜了一把晓星尘的头发,突然笑出了声,露出了那两枚减龄效果良好的虎牙:“你这样有点可爱啊。”

“什么?”晓星尘心头存疑,但薛洋已经识趣地放开了他,自觉地走到餐厅里等待开饭了。煎蛋的火候已经足够,他关了火,把他们的早餐端到了餐桌上,然后走到客厅的穿衣镜前,想知道薛洋刚才到底在笑什么。

他看到自己头顶上方有一撮翘起来的呆毛,还有镜子里倒映出的某个家伙偷笑的脸。

晓星尘无奈地扯了扯唇角。

算了,反正今天又不出门。

 

4.浸泡在奶白色的晨光当中的半只耳朵,看起来格外令人想亲吻

晓星尘抬起头瞪他,脸色微微泛红。

薛洋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唇。

他没出声就说明他不讨厌我这样做——他一定也是喜欢我的!

 

-正文END-

后记(作者的碎碎念):

    你们应该都感觉出来了,前两篇是尘尘视角后两篇是洋哥视角——但可能是我偏心了吧洋哥的那两篇比尘尘的短好多哈哈哈!

    写完之后我感觉尘尘是那种暗恋谁就会在内心暗戳戳地脑补好多情节,洋哥属于直接动手动脚粘着那个人的类型XDDDD总之两个人都好可爱呀!

  能和看到这里的你一起喜欢他们实在是太幸运了!啾咪!


【薛晓】奶茶痴迷症患者和果茶死忠粉的恋爱可行性

配对:薛洋/晓星尘
分级:R(一句话,不,是一个词的肉渣)
注释/警告:1.现代AU!
                  2.人物OOC!OOC!OOC!
                  3.跑题严重!跑题严重!
总字数:1796
作者:Tiga
——
他们的初遇在喜茶店里。
晓星尘点完了单,接过店员递给他的那个只要奶茶做好了就会自己嗡嗡叫起来的玩意儿,到旁边找了个空位子坐下开始安静地刷手机——很难有人相信晓星尘居然也是个手机不离手的咸鱼人设,咳,听起来很不"晓星尘"是不?放宽心,人家也是一凡人,不然你以为他鼻梁上的眼镜度数是怎么增加的?
桌子旁边的椅子都被占满了——他来的时间不凑巧,周末,还是下午,喜茶店里挤满了难得放松的上班族和没了课的学生党——于是他只能将就下,和旁边的人一起挤在靠边的长凳上。旁边的家伙不知道是八辈子没喝过奶茶还是怎么地,吸溜得特别大声,而且听起来好像连奶茶盖子都不放过、在那舔个没完。晓星尘有点难以忍受,于是他微微挪动屁股想离那家伙远点。
一抬头,那位奶茶死忠粉的侧脸映入眼帘。从初三就意识到自己性取向非主流的晓星尘微微一怔,小伙儿长得不错?挺对他胃口。
  小伙儿的感官挺敏锐的,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有人在看他,嗖地一下拧过脸来,和晓星尘来了个四目相对。晓星尘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两颊有点发烫,用一种堪称尴尬的速度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早知道今天出门前就不穿得这么随性了,他在心底小小地哀嚎了一声。
  ……以及,那位小帅哥的右嘴角还有奶盖没有弄干净呢,好想帮他擦掉啊……!
后来薛洋在一次事后的闲聊中听他无意提起这段心事,忍不住调侃道:"我要早知道你那时候就对我有意思了,后来至于费这么大劲儿吗?"
晓星尘以不输于那时偷看心上人结果被当场抓包的尴尬别开了脸道:"那时候哪能想到会是现在这么个发展哦?"
薛洋仍然在感叹:"唉,我要是知道那个凶凶的眼镜儿小哥后来能跟我滚上一张床,我就多少注意维护点自个儿形象了。"
"……我凶吗?"
"可不吗?你这么一提我倒想起来了,知道咱俩当时四目相对那一瞬间我心里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妈的你看什么看?老子吸奶盖碍你什么事儿了?我就吸!我就吸!'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你那时候没低头的话我可能会瞪你吧。"薛洋一脸认真地道。
晓星尘无奈地扯扯嘴角:"幼稚极了。"
"您连我喝奶茶您自己喝的是水果茶这种通天鸿沟都跨过去了,区区一个幼稚算得了什么?"薛洋不正经起来讲话就爱带"您"。他明明是南方人,这几年也被带"坏"了。
"说到水果茶,你真的不打算尝试一下四季春吗?我敢打赌它真的特别棒。"
"唉,那你真的不打算回奶茶坑吗?我敢打赌静冈抹茶真的特别棒。"
"你又不是不知道,奶茶我已经戒了很久了。"
"噢——"薛洋别有用心地拉长了声调:"不过两三年的功夫,您已经抛弃了您曾经钟爱的奶绿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果茶的怀抱,而我还坚持留在坑底,这算不算一个证据——证明我比你长情呢?"
晓星尘还真的抬起头佯做思考状:"怎么办?我觉得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旁边的小狼狗估计要开始皱眉了,他继续语速轻快地道:"这两三年的功夫里,我了解到奶精会产生脂肪酸,一定几率会导致血管硬化,所以毅然决然地戒了奶茶;至于你,我了解到的缺点那可就更多了……"他甚至掰着手指认真地数了起来:"刚才说过的幼稚是一条,具体包括容易冲动——一些时候做事情忘记过脑子——固执——明明知道奶精的危害还在坚持喝——胆大包天——有时候可以当做优点来理解——任性、无视规则、嚣张、肆无忌惮、还很擅长制造麻烦、很懒、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旁边的小狼狗已经一脸不爽了,估计下一秒就要呲牙咧嘴地上来掐他腰,于是晓星尘轻松地笑了一下堪堪收住:"可是你说这多奇怪?你的缺点——就我了解到的——比奶茶可多多了,我怎么到现在都没能戒掉你呢?"
他翻过身凑近他,一个带着笑意的吻印在了那温热的嘴唇上。
是啊,你说多奇怪呢?当时的喜茶店里,左边的大叔们在兴致高昂地聊着股票和投资,对面那几个小姐姐在叽叽喳喳地争论最应季的口红颜色是什么,靠墙的初中生们在低头打着游戏——老天,他们手机居然开外放!还有喜茶店自带的BGM,身处这么嘈杂的环境,为什么我还能听到我的心跳在那么大声、那么有力地砰砰、砰砰着?连同你那不合时宜吸溜奶茶盖子的声音一起,一直到今天,只要我想,它们还能在我的脑海里单曲循环个无数次。
还有噢,你该庆幸你那时候没有瞪我,你那双圆睁的双眸会释放出的迷人魅力,还有你那对想向人示威时会微微从唇角露出的小虎牙究竟有多可爱……那时的你是完全不自知吧?
那时候就让我看到的话,刚刚落下来的吻可能就要提前很久很久了。
-正文END-

后记(作者的碎碎念):
啊咧!虽然满足了自己想走尘哥视角&让自己的薛晓文里的尘哥也苏一把(至少在我心里算是苏了一把)的私心,但是人物完全痴汉化了怎么破啊!(抱头抓狂)
以及,中间那大段的对话流完全是在敷衍读者嘛……(对手指)
唉不管了,还是那句话,自己爽才是真的爽。
不嫌恶我的自私、马虎与不负责任的话,请给我一个亲亲好吗?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