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声正噪

嗨,我叫Tiga!(*/∇\*)
>>>
‼️魔道已出坑
>>>
天九三中心👉非良丨墨凤丨庄莲
‼️墨凤乃中心的中心,铁打&过激双担
同时劈腿👉卫白丨良练丨凤练丨非紫丨焰莲 👈会主动找这几对的粮吃并不定期推荐
可以接受卫聂丨良凤的投食👌会不定期推荐
>>>
庄非鸦在me心中3A鼎立,目前接受不了其中任何一位的右向粮食👈极少数情况下会搞搞他们三个的清水向排列组合
>>>
当我提到“两口子”,没有加任何前置定语的情况下=墨凤
>>>
如你所见,在下是个沙雕话唠+花心萝卜无误了XD

我想起来《出格》刚发出来那会儿,刀刀读完之后和我说:“吱儿哇,看你当年写薛晓的《你慢慢来》到墨凤的《出格》最后的这句'你慢慢来',其实是你自己很需要墨鸦这样的人吧。我感觉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这时候就需要一个看着你长大、一直默默守护你的人,不怜悯你的伤口,也不鄙夷你的狼狈,你膨胀了给一棒子,你疼了再给揉揉,告诉你没关系不着急,我们可以慢慢来。”

刀刀说得真动人,但有一点其实她把握得不那么准。给自己的压力太大这一说放在我身上倒是很惭愧,我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压力都不够大,太飘。嗯,所以比起身边有墨鸦这样的人,更倾向于成为他这样的人。审时度势、游刃有余,永远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不给自己惹麻烦。这几个词都用到烂了,恨我自己没能多读点书多搜刮出些词句来夸他。他在我心中是能一边耳机里放着《Le Chant De La Mer》一边自如处理堆积如山的工作文件的人,而我自己看到堆积如山的工作文件可能只会选择逃到一边去大啃烤鸡翅()

他真的好酷诶´_>`

因为已经清楚知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他比肩,但只要想想是在朝他靠近,心底就还是有几分欢喜。

想想你凤平时在家里呲儿自家那位,“神经病。”

那位挑挑眉:“这位朋友,除了'神经病'你是不是就没别的词了?”

“混淡。”

“还有吗?”

“……流氓。”

“继续。”已经能看出来是在绷着笑意了。

“……不要脸。”

这回是极其明显的双肩都抽动起来:“你骂人都骂得像被轻丨薄的小姑娘似的。”

“你这话说得像你轻丨薄过小姑娘似的。”

对方收了讨打的笑颜,悠悠一叹:

“唉,我轻丨薄什么小姑娘,我只轻丨薄小凤凰。”

PS:凤哥就算后来转冷艳S了在我心中也还是不会骂人的那款,毕竟人家的处事作风是先动手别逼逼。要搁到现在,我估计他和人对呛(不是吵架,就是呛)呛到要上脏话的当口儿,绷死了也就“操”“傻逼”“妈的”这类,蹦不出别的了。

我上周在空间发疯,说:我有罪,但我想看这个姿势的卫墨凤👆(凤在中间)

天天看到之后问我,那是不是庄在前鸦在后这个体位。我说你真太懂我了,我产生这个脑洞的第一秒就觉得庄哥不会是在背后接人的那个,他肯定正面强攻()凤本能地想往后缩但所有的退路都被鸦封死了,被从后面抱住吮丨吸耳垂

想磕也想搞凉薄鸦!


其实不是很勘得透他那么冷艳的一个人设为什么总能看到有老师把他写得像口北海道温泉整天“热”气腾腾。他为人处世是乐观通达,可四并不代表他就因此和传统搞笑谐星或网络段子手画上等号。他十几岁的时候别人叫他名字就已经得在后面毕恭毕敬地加上个“大人”了,这样的一个人高冷不起来,给谁讲笑话呢?


“如果这样说可以让你在杀我之后减轻一点自己的内疚感的话,我愿意接受这个理由。”

你笃定他会因为杀你而内疚。

你笃定这个前不久面对你“你是在因为自己杀戮过多而忏悔吗”的提问时毫不犹豫回答说:“我不会忏悔,死的人已经得到解脱,只有活着的人才能体会到”的人,会因为杀掉你而内疚。

你笃定自己在他心中地位与别个不同。

凤诶,恃宠而骄这码事,不要体现得太明显了吧??

想想你凤上了床之后会踹攻这个细节真吉尔戳我萌点。

如果是墨凤的场合,你踹就踹吧,闺中密趣。按照你鸦的画风,人腿一抬起来刚好提住脚踝可以顺势顶得更深入点。

如果是卫白的场合,你凤可能脚刚一提起来脚腕关节咔咔就给卸掉了´_>` 阿庄真的很凶

顺便一提我心中的卫墨两位按照在床上表现划分的话,庄是力量够又持久的类型,鸦是耐心足、会做够前丨戏、花样百出活又细腻,并且talk还特别dirty的类型233

所以有没有那种前半夜卫白+后半夜墨凤的车可以让我食用一哈的??(搓手)

好了好了知道你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收拾收拾赶紧准备一下入洞房😭

你凤浑身都是宝,漂亮脸蛋腿手腰

“我发现你说话不喜欢带语气词。”

白凤托着腮看墨鸦。

墨鸦朝他微微偏过一点脸。

“'了''么''啊''噢'这些,你都没有。”

墨鸦笑了,

“那你的观察还真敏锐噢。”

白凤是激起过我共鸣的人,我身上有和他相似的地方;墨鸦是我想成为的人,是我未来努力的方向。

永远pick他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