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声正噪

嗨,我叫Tiga!(*/∇\*)
>>>
‼️魔道已出坑
>>>
天九三中心👉非良丨墨凤丨庄莲
‼️墨凤乃中心的中心,铁打&过激双担
同时劈腿👉卫白丨良练丨凤练丨非紫丨焰莲 👈会主动找这几对的粮吃并不定期推荐
可以接受卫聂丨良凤的投食👌会不定期推荐
>>>
庄非鸦在me心中3A鼎立,目前接受不了其中任何一位的右向粮食👈极少数情况下会搞搞他们三个的清水向排列组合
>>>
当我提到“两口子”,没有加任何前置定语的情况下=墨凤
>>>
如你所见,在下是个沙雕话唠+花心萝卜无误了XD

天知道我有多想污小凤哥。想sm他。

趋光者

“如果我那时没遇见你,或者说,遇见的不是你”,白凤挺直了上身,抬手向墨鸦飞快地比划了一下:“或许我现在已经瞎了。”

“为什么要这样说?”墨鸦一如既往地使用揶揄的语气。他双手抱胸,歪了歪头去看白凤:

“据我所知,你一向认可自己的容貌。而这其中不又正以这双美丽的蓝眼睛为最。”

所以让人相信他会不爱护自己的眼睛,这确实是件难事。

如果是别人用这样的语气对白凤说出这样的内容,白凤可能会因认为对方在奚落自己而感到恼火。但因为此时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所以他没有蹙眉。相反地,他还因为受到夸赞而短促地笑了一下,现下难得一见的他少年时的情态。

“不是指的这里”。他抬手抚过自己眉心:“当初你把我从那个山洞里领出来,带我看到了光。”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可能我这一生都将在黑暗里摸索,没有办法站到现在站着的地方,看到现在能看到的风景。一生见不到真正的光,那我就会变成瞎子。”

凝视着眼前这双坚定不移的蓝眼睛,有东西在它里面流动。他想象着那东西渐渐——或者一瞬间就黯淡、就熄灭的样子,想象现在他眼前这副笔直的身躯——支撑着它的笔直的骨架,被与生俱来的傲气撑起的骨架——被摧折、被压弯的样子,于是自己的眉头不禁蹙了起来。

“不会变成这样的”,他微微俯低一点身子——靠近了那双蓝眼睛,以及它的主人因为熟习轻功而呼出的一点点似有似无的气息——重复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那种环境里,你自己,是你自己,你本身就在发光。”

【大约过了一会儿,三个孩子渐渐接受了这片阳光,遮住眼睛的手慢慢放了下来,紧闭的双眼一点点张开,他们仰头看着这片蔚蓝的天空,两排绿葱葱的树木,呆愣着不敢动弹,空中飞过的鸟儿叽喳啼叫,似乎唤醒了他们那颗沉睡的童心,脸上的肌肉轻轻抽动,想笑却忘记了怎么笑,只好颤颤地抬起嘴角,张大着眼睛痴痴地看,那目光中闪烁着的,是向往。

方才是山洞中光线昏暗,此刻仔细观察这三个孩子,墨鸦才发现他们之中有一个男孩的眼睛是深蓝色的,就像这片天空一样干净。墨鸦暗暗惊讶,在鬼山中生活的孩子竟然还能有这么一双清亮的双眼,仿佛未曾受过任何污染,这样的情况实在少见。

——《空山鸟语》官方小说 第十四章】

我靠好想写这个type的墨鹦啊()脑他俩早恋梗脑好久了,想看青涩期的你鸦笨拙撩鹦,他的小姐姐表面上镇定自若一力降十会实则内心乱如奔马。等成年之后两个游刃有余的大人坐在一起回忆当年的稚嫩往事,皆付相视一笑中。

这对也是特别不容易的😭🤔 想想他俩原著里如果能成的话也许就是这个feel了。你鸦原本行事那么高调张扬的一个人,唯独和鹦歌在一起我觉得他能真正安分下来。脑中有一个存在很久的画面,就是两个人都长大之后坐在悬崖边并肩看夕阳,谁都不说话。你鸦可能惯例摇腿,小姐姐双颊上晕着点绯,不知是被晚霞映的还是怎么的()两个人都特别美就是了

↑这是原作成年向,原作向早恋梗的话可能就是图里描述的情景,无知无觉似是而非的感jio。很难被定义,如果能形容的话可能还是最简单朴实的那一句——

希望你平平安安,希望你一切顺利。

这样就很好。

我看到这句话的第一感觉是墨鹦,后来反应过来套墨凤也可以´_>`

墨鹦和墨凤对我来说各有各的磕点,

鹦歌之于墨鸦是在漫漫无光的少年时代得以互相扶持的同行者,而白凤是自黑暗的裂缝中射出的那一缕光。

最后他送走白凤,和鹦歌断交。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到来之前,得以坚决而彻底地把所有牵挂自己的视线都从自己身上一点点剥离下来。来去赤条条。

“二位发生争执的时候,倘若是白先生理亏,那这种时候一般会怎么收场呢?”

“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你这位白先生理亏。
而我会建议他来我房间门口负荆请罪。看在他是我搭档的份上,荆条可以免了,自觉脱衣服就好。”

我们宿舍之前夜聊的时候听潮汕舍友说她们小时候都被家里的三姑六婆当面说过批话,“这孩子怎么这么丑”“这孩子怎么这么黑”“这孩子怎么这么胖”之类,而且是很认真地批评,长篇大论地批评她们的相貌。更令人诧异的是她们本人的父母明明就站在旁边,居然也就听任着家里的亲戚这么当面挑自己孩子的不是,连句嘴都不带回的。

我当时听着心里就想:我爸肯定会怼回去,你算什么东西,敢当着我的面挑我女儿的不是。

转念又一想,这不就是你鸦的一贯作风吗?白凤他可以骂他可以奚落他可以掐人脖子,红鸮敢到面前来bb个三言两语的,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到我面前促狭白凤👈护短到家了。

👆猫老师的《重活》,写得真好啊

想起笑哥之前和我唠的一个卫墨的梗,“全世界都觉得我男朋友和他弟才是一对每次我和我男朋友上街认识我们的人都觉得我是第三者插足”,笑死我了,想起来我原先脑卫白的时候也脑过类似的梗。

两个面冷心?的大傲娇,废尽千辛万苦在多方助攻之下好不容易修成正果,有一天追溯坎坷岁月,庄哥状似不经意地说:

“因为那时一直觉得你喜欢墨鸦的类型。”

凤哥揉眉心:“你觉得我是和他一起的吗?”

“据我所知,你们一直都一起。”

凤哥扶额:“看来,你也是被他的外表所欺骗的群众之一。”

庄:?

“其实他早结婚了,和他家那位感情很好的。”

庄:真不想承认自己原来看走眼这么多年。

我鸦白长了一张浪子的脸,其实里面包的是颗忠犬的心233

👆我流卫白里的鸦如果有官配那势必是鹦美人无误。读小说的时候就直觉少凤那时看墨鹦是不是无意中带了看哥嫂的视角,只是他太迟钝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墨鹦要是真能成绝对超级甜,青梅竹马(算半个)+并肩作战都占齐了,还有“全世界只有我懂你的口是心非”buff加成,OK还有什么废话直接打包送你俩去蜜月旅行👏👏

“我曾经有个心愿,就是在你面前亲手杀了白凤,让你知道自己选择的人是一个多么没用的废物。”

我当初看到这句话第一感觉就是红鸮正踩在我鸦的逆鳞上反复蹦迪。一路走好,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你不领盒饭谁领盒饭。

↑你鸦所有的情绪波动都给他凤了,他不给除了白凤以外的任何人激怒他的机会。他当时听完这句话之后还笑了,还赞同地说:“你的想法听起来不错”,是滴水不漏了